兩位必須在這裡討論是英國的梭恩(Soane)[1]與普魯士的基利(Gilly)[2]。梭恩和勒度(Ledoux)一樣,個性也很古怪,他雖寬宏大諒卻生性多疑與蠻橫無理。當佩合( Peyre)的《建築書(Livre d’Architecture)出版時他十二歲,但在1776年他前往羅馬之前已深受《建築書的影響。他也認識皮拉內西(Piranesi),他確實認識帕斯敦(Paestum)而開始使用永遠代表著種渴望嚴謹的鮮明象徵的希臘多力克柱式。


 


皮拉內西繪製帕斯敦(Paestum)


圖片來源:http://www.artcyclopedia.com/masterscans/l102.html


 


1778皮拉內西出版帕斯敦的同年,他被聘請設計英國銀行。被現代管理經營者挪用為二十世紀商業炫耀報導講台的銀行外部對當時的大多數人來說是新鮮與令人震驚的嚴謹。銀行內部非常清晰地給予人表面整體感,牆平順地連接到拱頂裝飾板條(moulding)的使用被減到最少。拱從壁柱延伸出來彼此似乎只交接在一點上。沒有前例可以涵蓋此種風格。


 



英國銀行


圖片來源:http://www.jasna.org/persuasions/on-line/vol28no2/windsor-liscombe.htm


 


英國銀行外部


圖片來源:http://www.bankofengland.co.uk/index.htm


 


英國銀行內部


圖片來源:http://media-2.web.britannica.com/eb-media/31/9331-004-E9059333.jpg


 


1811-14年的達偉奇畫廊(Dulwich)[3] 以及他自己企圖改建比原來寬兩倍的倫敦宅邸是最獨立的設計。宅邸底層在實牆前有嚴謹簡樸的拱廊,第一層重複這獨特的母題,兩者的差別在於最細橫樑中央有愛奧尼亞柱支撐以及被典型梭恩式雕刻裝飾輕盈化的兩翼柱子。宅邸的頂層左右兩邊同樣是原創的,除了愛奧尼亞柱式之外這裡並沒有關於希臘或羅馬的立面母題。而這裡比起英國其他建築更多出一種沒有受到過去阻礙的風格,梭恩的混合風格是更為複雜的,不只有皮拉內西式或法國也有英國的。他的宅邸立面現在只剩當時規劃中的圍幕以及四個後加上去上去的哥德拖架裝飾,托架上面有沒有別的東西。當梭恩執行西敏寺宮殿整修計劃時,這些他從西敏寺大廳移來的拖架被加進宅邸立面。


 


enfilade-with-skylight-a4-1.jpg


達偉奇畫廊內部


圖片來源http://modblog.tate.org.uk/?p=31


達偉奇畫廊


圖片來源http://www.urban75.org/london/east-dulwich-london.html


 


 


梭恩宅邸內的愛奧尼亞柱式


圖片來源:http://sitem.herts.ac.uk/artdes_research/papers/wpades/vol4/mgfull.html


 


梭恩宅邸立面


圖片來源:http://farm1.static.flickr.com/100/304036500_d28a81758a.jpg


 


這如佩洛(Perronnet)所指古代與哥德風格之間的中央位置的最佳例證確實在梭恩自家後面已建起裝備完全的博物館,古代建築的片段緊接著哥德、新古典、新哥德的細節,絕妙的埃及石棺是戲劇性的裝飾品幾乎所有令人無法置信的繁複組成裝飾塞滿整個房間並連結到另一間;無法想樣的變化程度可能出現在你頭上或淹沒你雙腳;鏡子,往往是令人扭曲的鏡子到處隱藏著界線,再小的房間通常也有超過九十面的鏡子。這缺乏穩定性與安全感的信賴全是非希臘的,是高度浪漫性的。這種在過去會招致批評的古典恢復,只是浪漫主義運動的一面。


 


 



梭恩宅邸剖面圖


圖片來源:http://www.dkimages.com/discover/previews/773/244961.JPG


 



梭恩宅邸(梭恩博物館)

圖片來源:http://pro.corbis.com/search/searchFrame.aspx






[1] 梭恩(Sir John Soane,1753-1837),英國建築師。




[2] 基利(Friedrich Gilly,1753-1837),德國建築師。




[3] 倫敦市南區。


    全站熱搜

    小那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