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NY0920.JPG

打從開始接觸藝術史,

就仰慕傅申老師已久,

多年前考上西美史研究所,

傅老師剛好在北藝大兼課教中國繪畫與書法史,

毅然決然去選修,

感激老師不嫌棄我這個從西美來的外人,

對所有學生一視同仁的嚴格,

每周一在故宮接受老師魔鬼式的訓練,

一年之後脫胎換骨,

從老師那得到中國書畫史的精華,

真是值得o

 

修完課的第二年我結婚,

要開始工作不再能去故宮旁看傅老師在歷代名作前的精闢分析,

沒多久我的女兒出生,論文進度卻停滯中o

 

女兒六個月大時,

我們一家三口在學妹的牽線下和傅老師相約在公館一家以魚料理聞名的餐館吃飯,

吃飯那天走進餐館看到老師容光煥發還是一樣健朗,

老師看到我先生,

趁機跟我說我選對了老公o

 

久不見老師,

其實有點情卻,

當下不知該跟老師說甚麼,

我們拿女兒上嘒為話題,

加上餐廳老闆不時過來我們這桌介紹魚料理的正確吃法,

讓晚餐的氣氛不至過於尷尬o

 

吃得差不多時,

老師抱起上嘒,

就像慈祥的爺爺抱著孫兒一樣,

而上嘒也給傅老師面子乖乖地讓他抱著o

 

離開餐館前,

老師一如往常一樣跟學生搶著付帳,

這怎麼行呢?

這頓飯是應該是身為學生的我們請老師的o

 

明明是藝術史學者,

傅老師卻沒流露一絲知識的傲慢,

展現的是書畫家的優雅與雍容氣度,

以及平易近人o

 

 如今又過了三年多,

在網路上搜尋到老師的近況,

知道傅老師從台大退休後在華梵兼課,

雖然可能沒機會再和他共度晚餐,

但知道他依然活力充沛在教書,

那就足夠了o

 傅老師.JPG  

全站熱搜

小那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