早在1741蘇芙洛(J. G. Soufflot)已學習哥德建築課程。1764年他在義大利看到帕斯敦神廟,也確實對神廟的細節做了許多素描。後來被杜蒙(Dumont)(之前已經提及)出版。但同樣地,蘇芙洛的鑑賞在法國並沒有引起仿效。這不同於五六0年代被送到羅馬的法國學院年輕一代建築師。下一代出生於1725-50年的法國建築師並沒有真正的領導者。勒度(Ledoux)[1]是最有名的,布雷(Boullée)[2]後來也變得較有名,但兩人並沒有像其他人一樣成功;在建築的狹窄圈子之外他們很難被了解。



歐德翁劇院(Odéon)內部


圖 片來源:http://pac.romandie.com/category/4525/8941



facade_Thierry_Depagne.jpg


歐德翁劇院(Odéon)


圖片來源:http://www.theatre-odeon.fr/fichiers/Image/facade_Thierry_Depagne.jpg


    


      歐德翁劇院(Odéon)的兩位建築師懷勒(de Wailly)[3]佩合(Marie-Joseph Peyre)[4]、安東尼(Antoine de Quincy )[5],Louis[6]與貢東(Gondoin)[7]建立了外科學校、蓋聖芳濟會所(Capuchin house)[8](現在的貢多塞中學(Lycée Condorcet))的建築師布朗尼亞特(Brongniart)[9]夏勒克昂(Chalgrin)[10]聞名於凱旋門(Arc de Triomphe)聖菲力浦居乎爾教堂(St Philippe du Roule)(的改建)、在瑞典工作的德普瑞(Desprez)[11]貝朗傑(F.Belanger)等等。



外科學校


圖片來源:http://de.structurae.de/photos/index.cfm?JS=24273凱旋門


圖片來源:http://llumsirevolucio.wordpress.com/



聖菲力浦居乎爾教堂


圖片來源:http://parisavant.com/index.php?showimage=482


 


       他們的風格同樣都經由卡布里葉(J. Gabriel)蘇芙洛的關係接受英國與羅馬的影響,特徵是以羅馬萬神殿半圓拱的樣式(如此對抗巴黎萬神殿(Panthéon)較巴洛克的圓頂)布拉曼特(Bramante)[12]的圓頂一樣沒有突出或任何確切可見嚴格屋頂的立方體,以平直的柱頂線盤(entablature)取代門廊山牆(1767勒度(Ledoux)(Hôtel d'Uzès)旅館1768(Château of Bénouville)別墅1772年布雷(Boullée)Hôtel de Brunoy1772-80路易(V. Louis)[13]波爾多歌劇院(Bordeaux)1779-82年的歐德翁劇院、盧梭(Rousseau)[14]1782-6薩爾姆別墅(Hôtel de Salm)-   現在是榮譽軍團(Légion d’Honneur)1807布朗尼亞特的交易所、鑲嵌的筒拱(1774-84夏勒克昂聖菲力浦居乎爾教堂)或對托次坎柱式或希臘多力克柱式的偏愛遠多餘其他較細緻的柱式。



(Hôtel d'Uzès)旅館  圖片來源:http://www.minefe.gouv.fr/



(Château of Bénouville)別墅


圖片來源:http://www.cg14.fr/chateau_benouville/xhtml/zoom/facade_avant_z1.asp


 


        在列恩(C.Wren)之後的幾年英國當然已偏愛托次坎柱式。早在1758年海格利公園(Hagley)已介紹希臘柱式。在法國,希臘柱式出現在1778勒度的在貝桑松歌戲院(Besançon)以及在 1778年與1781年安東尼(Antoine de Quincy)的門口到濟貧醫院小禮拜堂入。但法國比較喜歡矮胖的托次坎柱式。無凹槽讓建築看起來顯得比較古老。 1780布朗尼亞特在聖芳濟會建築(貢多塞中學, 阿弗爾路(Havre))的迴廊使用了托次坎柱式,畫家大衛用在他1784年的《荷拉斯兄弟之誓(Oath of the Horatii)畫中,1789年波耶(Poyet)[15]的為波旁宮設計的拱廊,湯姆森(Thomas de Thomon)[16] 1801年在聖彼得堡(St Petersburg)交易所等等。托次坎柱式或多力克柱式是對洛可可所常用的弧面壁柱的一種反動,也代表著力量對抗優雅。同樣的,強烈對比來對抗優雅與洛可可的精巧,建築開始堅持用一個宏偉的規模,如此常產生完全沒有考慮如何建造的紙上建築夢想、皇宮或作為定義尚未明確的學院、博物館、圖書館的公共建築,或者不只一次對牛頓的紀念中發現無窮的秩序。



大衛的《荷拉斯兄弟之誓》圖片來源:http://anniehoa.com/Louvre/oath.jpg



波旁宮的拱廊  圖片來源:http://www.linternaute.com/paris/



聖彼得堡(St Petersburg)交易所


圖片來源http://www.essential-architecture.com/IMAGES/SP2.j牛頓紀念堂 圖片來源:http://uncommonplacebook.blogspot.com/









[1]勒杜( Claude Nicolas Ledoux, 1736-1806),法國建築師。.




[2] 布雷(Étienne-Louis Boullée,1728-1799),法國建築師。




[3] 懷勒(Charles de Wailly,1730-1798),法國建築師。




[4] 佩合(Marie-Joseph Peyre,1730-1785),法國建築師。




[5] Antoine Chrysostôme Quatremère de Quincy (1755-1849),法國建築理論者。




[6] 路易十五。




[7] 貢東(Jacques Gondoin,1737-1818),法國建築師。




[8] 法文的名稱為couvent des capucins de Saint-Louis d’Antin




[9] 布朗尼亞特(Alexandre-Théodore Brongniart ,1739-1813) ,法國建築師。




[10] 夏勒克昂(Jean-François Chalgrin,1739-1811) ,法國建築師。




[11] Jean-Louis Desprez (1737 - 1804),畫家、建築師。




[12] 布拉曼特(Donato Bramante,1444-1514),義大利文藝復興的建築師。




[13] 路易(Victor Louis,1731-1800),法國建築師。




[14] 盧梭Pierre Rousseau (1751-1829),法國建築師。




[15] 波耶(Bernard Poyet,1742-1824),法國建築師。




[16] 湯姆森(Thomas de Thomon ,1754-1813),建築師,瑞士籍,在巴黎羅馬學習最後在俄國工作。


全站熱搜

小那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