圖片來源:http://www.architechgallery.com/


 


 


吸引所有年輕人的是皮拉內西(Piranesi)-一位旅居羅馬的維也納建築師,但他的設計很少被付諸實行,就算有也是失望地完成,然而他印製出無數建築版畫,有些是幻想式的但更多是對羅馬古建築的描繪。這確實是鉅細靡遺的描繪,然而凌駕之上是想像的崇高尺寸的組成,如同華而普(H. Walpole)所寫在神聖羅馬光輝所自誇的這即道出弗拉克斯曼(Flaxman)[1]所發現真實羅馬遺跡沒有比他所學習皮拉內西畫中的(羅馬遺跡)顯著 皮拉內西的羅馬在歐洲真的很出名,他是1757年倫敦古物研究協會會員,出版獻給亞當(R. Adam)的馬爾斯原野(Campus Martius)[2]。他圖裡所有的建築都是巨大的,小矮人在建築物內外蜷伏。皮拉內西這種屬於雕刻家與版畫家的刺激精神性處理比洛可可的戲弄還多了其他成分。但這裡一樣有浪漫時代先例的永恆,即華而普一說再說的山般大廈的天堂尺度以及存在於原始形式,如金字塔,還有生命最終的帕斯敦(Paestum)希臘多力克柱式的愉悅。


 



皮拉內西(Piranesi)的版畫


圖片來源:http://www.artnet.com/Artists/ArtistIndex.aspx?alpha=A1


 


崇拜皮拉內西的法國學院學生在佩合( Peyre)1765年出版的建築作品(Œuvres d'Architecture )產生出最驚人成果:包括對法國皇宮城堡的狂妄設計。佩合17531757年待在羅馬,夏勒克昂(Chalgrin)17591763年與貢東(Gondoin)17611766年也都待在羅馬。布雷(Boullée)勒度(Ledoux)都沒到過義大利,但沒有皮拉內西佩合,他們的風格就無法被了解。布雷跟皮拉內西一樣對於實際建築興趣不大。他最偉大的事蹟是178090年代為授課或出版所繪製的一系列巨大插圖。這是如佩合一樣狂妄自大的設計:一座四面都有十六根巨大門廊柱的希臘十字教堂設計一棟方形中央的博物館的四面各有四層半圓形的門廊柱,每一層有三十八根,每面共由一百五十二根廊柱所組成國家圖書館的空閱覽室有一個未透露尺寸的筒頂;一座有匍伏金字塔式入口以及兩邊有方尖碑的墓地一個表面是石棺造型高度大概250英尺 的戰士紀念碑還有內部圓形空間高500英尺 的牛頓紀念館。如果將人畫在裡面可以對比出實際尺寸。但在這裡,正確比例也許沒被考慮進去。皮拉內西已經破壞正確比例的主張。布雷為自己辯護說不是要讓人感受到理性的建築而是一種有個性、偉大的與夢想的建築。他不太理會實際的需要。


 



布雷設計的教堂


圖片來源:http://www.getty.edu/art/gettyguide/artObjectDetails?artobj=78


 



patience...


布雷設計的教堂內部


圖片來源:http://expositions.bnf.fr/boullee/grand/9.htm


 


 



布雷設計的博物館  圖片來源:http://arts-plastiques.ac-rouen.fr/



布雷設計的博物館


圖片來源:http://scholar.lib.vt.edu/theses/available/etd-05222003-124212/


 




布雷設計的圖書館內部


圖片來源:http://www.zintzen.org/tag/leonardo-da-vinci/


 



布雷設計的墓地


圖片來源:http://www.eikongraphia.com/?p=864


 


patience...


戰士紀念碑


圖片來源:http://expositions.bnf.fr/boullee/grand/107.htm










[1] 弗拉克斯曼(John Flaxman,1755-1826),英國雕刻家。




[2] 馬爾斯原野(Campus Martius),羅馬城西北方的一片空地。


    全站熱搜

    小那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