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來沒要準備看太陽的孩子的,因為我不知從哪裡的靈感就認定這是悲情與強烈控訴的片子。但幸好好朋友欣潔大力推薦,很幸運地沒有錯過這部原住民觀點的勵志片!

 

   片中花蓮原住民的孩子快樂地騎機車趕赴觀光景點北回歸線,跳舞給陸客欣賞,賺取小費。花蓮被陸客佔領了,在天真的孩子眼中,陸客零用錢的重要來源,他們開心地跳著舞大陸觀光客看。陸客氾濫花蓮的景象也著實是我住在花蓮學妹的困擾,在花蓮招牌砸下來的打到的有三個其中一位是陸客。究竟花蓮最美風景到底是海是山還是陸客呢? 在花蓮許多土地上紛紛被插上的出售的牌子,或者即將被蓋成吸引觀光客的建築物。這裡沒有激烈的控訴與情緒性的批判,只是陳述這個狀態。

 

     接著一個土地仲介的原住民大人-勝雄闖入媽媽在台北打拚留下在部落姊弟與阿公三人相依為命的家,看到勝雄與姊姊的對話,好擔心好擔心純真的姊姊會不會被看似邪惡的仲介給推入火坑。幸好都是多慮,劇情並沒有這樣發展。這個仲介也不是利慾薰心泯滅天良的惡徒。原民住沒有漢人這麼邪惡的啦!   

 

         阿公病倒了,在台北忙碌賺錢的媽媽,終於回家了。別離已久家人,團聚在美麗星光下的平安地睡著。弟弟對流星許的願望似乎達成了。

但阿公得的是肺癌,需要昂貴的醫藥費,姐姐想到可以賣掉自己名下的土地賺錢付醫藥費,天真想法被勝雄告密給媽媽知道,媽媽打了姊姊一巴掌"土地是祖靈留下來的不能賣,賣了甚麼都沒有"  。姊姊生氣的回嘴:"反正這些地只是長雜草,能幹嘛呢!"   姊姊的這句氣話喚醒了在台北忙碌工作賺錢的媽媽對家園土地記憶,她幼時家鄉的綠油油的稻田與金色的稻穗!這個畫面也是生病的阿公祈禱祖靈讓家園能夠恢復的景象。

 

     媽媽決定不再去台北賺錢要回來守護家園! 姊姊憂喜參半地說 "我們家會變窮" ,媽媽安慰她說"我們不會變窮,只是會沒錢"。

媽媽拿著水圳恢復計畫的藍圖去找鄉長要經費時,也被質疑說"妳到底要甚麼?"    

新台幣或人民幣讓能這些原住民富有嗎?

漢人無須替原住民回答。  

在這部片中原住民已經已經清楚告訴我們答案,

讓水圳暢通,灌溉土地,恢復過去稻浪的榮景,讓外出返鄉的青年回家鄉時可以聞到他們家園稻米香。

每年回鄉可以驕傲地跳著豐年祭的舞蹈,不是跳給觀光客看的,是跳給祖靈,獻給祖靈無限的榮耀與驕傲自己的原住民身分。

熱淚留下,電影終了,似乎happy ending,但姊弟並不是永遠就跟阿公媽媽在家裡過著幸福快樂日子了,

現在輪到姊姊需要離開家裡到外地去求學了,

原住民的奮鬥還是要繼續下去,  

而每個人的人生又何嘗不是呢? 尋求認同,尋找生命價值,還是要繼續fighting~  要吃飽?要有錢? 要富有? 你到底要? 鄉長逼問媽媽的話

也是每個人必須要回答的。   你活著到底要甚麼?  for  what? 

 L_201509wawa1_10_227_160_17  

 

但生命的課題太嚴肅太傷神了,還是先來推薦太陽的孩子的配樂與穿插其中的自然歌聲。這些歌聲正好鼓勵讓頹廢喪志的人如我重新振奮!所以怎麼可以不買去買原聲帶呢?二話不說馬上網訂購,行動支持好音樂,也讓音樂救贖小那這顆頹唐喪志之心。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小那 的頭像
小那

小那的小孩

小那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