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0907 (2)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所以在十九世紀之初化妝舞會般的建築在古典、哥德、義大利風與古英國風之間擺盪。1840年建造者與贊助人的書中更有許多其他風格:都鐸(Tudor)[1],法國文藝復興與威尼斯文藝復興等其他風格。這不代表著十九世紀使用過去所有時期的所有風格,喜好變化是時尚。確定的風格變成一種聯想式的標示。最熟悉的例子是摩爾式(Moorish)的猶太教堂。另一個是成為監獄的堅固城堡18201890年的建築描述建立在歷史風格的不斷變化上。



小那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因此在1830年代的建築上發現令人擔憂的社會與美學處境。建築師相信所有工業時代之前所創造的(建築)一定比所有表達出他們時代個性的(建築)還要好。建築師的委託人缺乏對美的感受性而要以其他非美的特質來認同建築物。聯想他們能懂,其他特質也一樣被了解甚至可以核對:模仿正確性自由與幻想風格演變成考古的正確性。這種情況被容取代了對倫理、美學與建築本質的學習。神學與文學也是。在由歷史知識工具全面清楚特徵化的十九世紀,建築學者同樣放棄美。這是一個十足是歷史主義的世紀。在建築系統建立的十八世紀之後,十九世紀出現令人驚訝的滿足於歷史存在與比較學的理論而專心於歷史研究。感謝勞動分工,建築像其他被工業接管的藝術、文字與科學領域,建築師只能從保存完好的歷史細節來描繪。難怪他們很少有時間也不渴望發展一個十九世紀的原創性風格。即使梭恩(Soane)基利(Gilly),我們也要小心不要太高估他們的原創性與現代性梭恩確實處理過比自己的房子更為傳統的東西。他甚至有一些哥德的設計。基利詳細地畫出與出版西普魯士德國騎士最偉大的中世紀城堡。這些作品如繪畫般精美,基利花了許多時間在它們身上,在這裡的態度只是偏愛式的浪漫與愛國主義,對古物研究的追求至少是明顯的。加爾丁(Girtin)[1] 泰納早期的水彩畫是非常相似的。他們(透過仍然是充滿創造力的浪漫主義傳統)是在十八世紀雅典、帕斯敦(Paestum)的優雅雕刻、大量十九世紀城堡考古與中世紀書籍之間的過渡。


 

小那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